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调研探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研探讨

 

编者按:本文是作者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第19期民主党派干部培训班学习期间撰写的理论学习文章,已作为头条登在培训班所办的《学习简报》上,产生了较大反响。在此,也热忱欢迎广大盟员踊跃将此类理论探索性文章投稿至民盟省委网站。

 

 

 

论“社会主义”的一般性本质

 

民盟中央委员,山东省人大常委,民盟山东省委专职副主委  仪平策

 

 

从邓小平同志1982年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概念,到中共十七大明确发出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的号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成为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意志和目标。不过,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概念来说,其中心词、关键词是“社会主义”。要弄清、说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概念的本质内涵,就必须从理论上首先弄清、说清其概念词、中心词“社会主义”的一般性、普遍性本质特征。否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研究就会丧失理论前提和基础。这便是本文选题的主要理由。

从一般性、普遍性上说,“社会主义”的本质内容是什么?这里说的本质内容,其实也就是社会主义本质属性的具体体现,换言之,也就是对社会主义之不同于资本主义的更为明确的界说。我以为,社会主义的本质内容主要有二,一是共同富裕,一是充分民主。

一、关于共同富裕问题。

社会主义的本质内容,过去我们接受最多的观念是,社会主义是与资本主义根本对立的一种社会制度。其对立模式大致为:

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资料私有制+市场调控+资产阶级政权

社会主义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计划调控+无产阶级政权

    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这种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立模式已经逐渐受到质疑,或者说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因为私有制与公有制仅仅只是生产的组织工具,市场调控与计划调控仅仅只是国民经济的调控方式,因此它们都不应是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的本质内容。在人类社会的实际进程中,私有与公有不是泾渭分明,界限截然的,而往往是相互包含,难分难解的。资本主义社会也有公有的成分,社会主义社会也有私有的因素,它们作为一种经济方式,从来就不是某种社会制度所专属的东西。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也是如此。比如北欧资本主义国家中,计划经济的因素就很重,但这种经济方式并不影响这些国家的资本主义性质。同样,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非公有制成分不断增多,但不能据此判断我国已经变成了资本主义社会。

那么,我们凭什么来界定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性区别呢?我认同这样一种观点,即从社会分配环节来看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也就是说,一个社会制度是为谁(阶级、阶层、群体等)的根本利益诉求而设计的,其经济目的、制度目标是什么,对于判断一个社会制度的性质应该更为重要。有观点指出,所谓资本主义,实际上是指关于社会分配应该优先保障私有资本利益的主张与制度;而所谓社会主义,则是指关于社会分配应该坚持全民平等、公平的主张与制度。这个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从我们常说的理论看,资本主义是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而社会主义是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制。那么,资本主义必然要通过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过程,由生产资料的占有者——“私人”(主要是资本阶级、资本集团)获得和享有社会经济利益,而社会主义则必然通过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过程,由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全民”(全体人民)来获得和享有社会经济利益。因此,资本主义的分配规则必然是占人口较为少数的资本阶级(集团)获得最大社会财富,因而是不可能平等的、公平的;而社会主义的分配规则则必然是全体人民共同分享社会财富,因而是平等的、公平的。所以,从社会分配环节来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就是,它不是以少数人的最大富裕为目标,而是以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为目的,一句话,在经济制度设计上,社会主义的目标是共同富裕。

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对社会主义的本质所做的表述,就明确了这一根本要点: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3页)。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本质是“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思想十分深刻和丰富。他所谓共同富裕的思想,

其一,强调了社会主义追求的目标也是富裕,而不是贫穷。这一点也是小平同志一贯的思想,他多次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在贫穷的基础上建不成社会主义,同样在贫穷的基础上也无法实现共同富裕。按说,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道理,社会主义就是要让劳动人民过上好日子,怎么会不追求富裕了呢?可在极“左”路线那里却是另外一套歪理,它讲的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讲的是“越穷越光荣”,而社会主义就是要让人民走富裕之路这样明显的道理反而成为备受批判的错误思想。所以,小平同时反复讲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反复讲社会主义要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就有了拨乱反正的重要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澄清了在社会主义本质属性问题上的错误认识。

其二,强调要实现共同富裕,就必须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只要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就要大力发展经济,大幅提高生产力水平,换言之,就不能整天搞阶级斗争,把社会生产,把经济建设搁置一边。所以,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我国就牢固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的伟大战略方针,至今历时短短三十年,我国经济已经连续多年出现了高速发展,国家的整体实力有了大幅度提高,人民的生活有了大幅度改善,这就为中国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成功推进奠定了坚实的物质文化基础。

其三,强调中国社会主义所追求的富裕是全民的“共同富裕”,而不仅仅是少数个人或阶层的富裕。应该说,这一点是真正反映社会主义本质的一项根本指标。小平同志对此明确指出:“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邓选》卷三,第364页)小平同志将“共同富裕”视为社会主义之不同于资本主义的一个本质属性,一个“优越点”,这是极为深刻的思想。这一思想不仅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具有重要贡献,而且对我国的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更有深远指导意义。

概而言之,社会主义之区别于其他社会制度,特别是区别于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根本标志,一个本质内容,就是以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为最终目标。

二、关于充分民主问题。

社会主义在生产关系上,以生产资料全民所有为根本特征;在分配关系上,以“共同富裕”为根本目标;在政治关系上,则必然以“充分民主”为根本原则。“充分民主”也可以称为“最广泛、最真实的民主”。“充分民主”作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体现形式,实质上是维护生产资料全民所有这一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这一社会主义分配目标的根本制度保证。同其他社会制度,特别是同资本主义制度比起来,正如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和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根本优越性一样,“充分民主”也集中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优越性。

社会主义与民主政治是什么关系?理论上说,应该是内在统一的、根本一致的关系。因为生产关系上的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和分配关系上的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意味着人民就是国家的主人,意味着国家的一切权利皆归人民,所以,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治应该就是充分民主。这个充分民主的最高政治形式,就是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为国家最高权利机关。事实上,我们的宪法也是这样规定的。我国2004314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总纲第二条写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政治制度。”第五十七条写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这是以宪法的权威形式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核心表述。

对于社会主义与民主政治的关系,小平同志早在1979年就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这就从理论上确定了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所在。小平还将社会主义民主称为“人民民主”,以与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民主”相区别。他说;“什么是中国人民今天所需要的民主呢?中国人民今天所需要的民主,只能是社会主义民主或称人民民主,而不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的民主”。(《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75页)所以,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就是保障大多数人享有民主权利,保证广大人民当家作主,参与对国家政权的管理。这种社会主义民主就是最广泛的、最充分的民主。

在邓小平关于民主政治的思想的基础上,党的十三大第一次明确地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概括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总目标;党的十四大又重申:“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目标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党的十四大以后,我国加快了行政管理体制和机构改革的步伐,政治体制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同时,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一些人在思想认识上出现了偏差。为此,党的十五大再次强调: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江泽民深入论述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问题,明确指出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最根本的是要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这三个方面有机统一起来”的重要思想。

党的十七大对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问题又作了进一步深刻阐述。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要“坚定不移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更加明确和坚定地指出;“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社会主义愈发展,民主也愈发展”……这一系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表述,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鲜明特点做了言简意赅的阐发,凸显了社会主义民主作为最广泛、最充分民主的本质特征,由此可见,随着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不断深入,以“充分民主”为特征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正在我国展现出越来越自觉,越来越广阔的发展前景。

综上所述,社会主义就其一般意义而言,应大致包含两大本质性内容,即在分配关系上追求的是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在政治制度上则体现的是“充分民主”。但在具体实际的社会主义进程中,在不同国度、不同民族的社会主义实践中,这种社会主义的一般性本质内容往往展现出非常复杂和多元的形态和特点,也正因如此,如何达到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的充分民主,就不会是一个模式,一种形态,就必然要同本国的历史现实的实际结合起来,走一条符合本国实际的社会主义道路。

 

 




文章纠错

邮箱
手机
纠错内容
验 证 码